http://www.bt12349.cn

滴滴給予厚望、發展迅猛的花小豬,究竟有何對手?

文/yeagle

來源/螳螂財經

2020年3月25日,滴滴出行發布全員信稱,接下來三年的目標是“0188”。即每天服務超過1億單、國內全出行滲透率超過8%、全球服務用戶MAU超8億。

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,三個指標都相差甚遠。滴滴國內出行滲透率3%,國內用戶MAU9千萬,距離目標相差較少的服務訂單,于今年8月25日首次突破5千萬單,依舊離目標差距一半。

單靠滴滴本身是絕不可能完成這個任務的,這個需要拓展國外市場,國內占領下沉市場。拓展國外的市場存在太多的不確定性,國外的政策、國外已鞏固的網約車平臺等等都會限制滴滴在國外的推廣。反而國內占領下沉市場是最有希望實現的,滴滴總裁柳青日前表示,未來出行的滲透率不會低于電商,然而電商目前國內的滲透率高達37%,從3%到37%,說明存在多么龐大的一個基數。

于是乎今天的主角登場——花小豬。

簡而言之,花小豬是滴滴對于自身無法覆蓋、但又非常龐大的下沉市場推出的產品,同時也避免其他競爭對手通過下沉市場的反撲,這款產品類似于電商里的拼多多。自今年2月底上線運營,8月份正式大規模推廣,8月下旬訂單量迅速超過160萬。相應的在App Store,自8月16登頂App Store旅游類免費榜單,一直沒有跌出過第一。

那么針對這么一個滴滴給予厚望、發展迅猛的花小豬,究竟有何對手?

美團、曹操、T3出行還是其他?

首先,其他公司需要攪局,補貼是必須的,那么這必須有錢。這個問題我們先來看下美團攪局網約車的情況。2017年2月,美團App在南京悄然上線打車入口。試水一年后,又在2018年3月正式登陸上海,并通過價格戰的方式成功地搶占了上海市場。當時在上線由于大量補貼的刺激,對應城市的市場占有率一度達到30%,隨即在補貼的減少,市場占有率快速回落。

巨額補貼的背后,是美團成本的急劇增加。美團上市時發布的招股書顯示,其網約車司機相關成本呈幾何倍數增長,從2017年的2.9億元快速上漲至2018年的44.6億元。面對這樣一個無底洞,美團選擇了暫停擴展、停止補貼。

2019年4月,美團接入了曹操出行、首汽約車、神州專車等出行服務商。這意味著美團不再自己上場做出行,而變身為聚合平臺。這是美團進入網約車的一場戰役,以美團面對巨額資金壓力的妥協而告終。

作為我國互聯網三大創業公司(今日頭條、美團、滴滴)之一的美團 ,面對網約車補貼資金都有些力不從心,那么其他公司想通過補貼翻盤難度可想而知。能比美團有更雄厚資金的,恐怕也就阿里、騰訊了。并且是一場持續的戰爭,資金同樣耗費巨大,所以沒有極度的看好,阿里、騰訊恐怕也不會輕易入局。

其次,需要龐大、可持續的導流入口?;ㄐ∝i是滴滴針對下沉市場的率先發力,又有滴滴龐大的司機以及用戶基礎。滴滴這種穩定、已經形成用戶習慣的平臺來說,流量固然比較穩定。然而對于燒錢砸出來的市場來說,稍微不能持續就會出現用戶的大量流失,之前的美團就是這種情況,并且在美團本身用戶基數比較龐大的情況,依舊無法阻止網約車用戶的流失。

這個比較成功的是騰訊,騰訊依靠得天獨厚社交入口的優勢。切入了游戲,做到了國內第一。后面又切入了支付,跟支付寶二分支付天下。同樣包括之后共享自行車,摩拜在微信占了流量入口,ofo在支付寶占了流量入口,是它們初期迅速壯大的重要原因。

花小豬盡管通過社交裂變的玩法快速拉新,但它依舊需要滴滴龐大司機隊伍的導入,并且如果有個微信或者支付寶的入口,極大的提高曝光度,豈不是事半功倍。

最后,網約車繞不過的坎--“三證”。2016年7月28日,我國《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》出臺,標志著網約車合法化,并于2016年11月1日起施行。其對平臺、車輛及駕駛員均進行了要求,“三證”齊全才可以運營網約車業務。這說明了網約車有一定的門檻,其他非網約車行業想來攪局難度就會大很多,并且每個城市都需要單獨的網約車牌照,也極大的限制了進入網約車攻城拔寨的速度。

綜上,擁有巨頭(如騰訊、阿里)加持、有龐大的導流入口、而且擁有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證,才有比較大的機會跟花小豬扳手腕,否則可能只會被碾壓。我們先來看下騰訊、阿里在出行服務投資了哪些公司。

騰訊投資了滴滴跟摩拜,現摩拜已歸美團所有,滴滴跟美團已無需多說,他們之間已經有過較量,并且以美團變身打車聚合平臺收場。再來看阿里,阿里投資了滴滴跟哈啰出行。哈啰出行主體公司江蘇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,根據啟信寶股東股權信息顯示,上海云鑫創業投資有限公司持有江蘇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35.94%的股份,為第一大股東;永安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持有低碳科技有限公司23.26%,為第二大股東,而云鑫創業持有永安行科技8.36%,就是說云鑫創業間接持股1.94%,持哈啰出行總份額達37.88%,而云鑫創業是螞蟻金服全資子公司。至此可以說哈啰出行是阿里持股37.88%的親兒子。

再來看哈啰出行在網約車的布局:哈啰出行由于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證的限制,于2019年1月25日率先推出了順風車業務。截至2020年2月,哈啰順風車累計認證車主1400余萬人。隨后上線了全網叫車,做起了聚合平臺。(以下是2020年11月5日,免費榜旅游分榜榜單排名前三的應用,就是今天討論的三家做出行的App。)

花小豬,真正的對手是誰?

免費榜旅游分榜榜單排名前三

2020年7月哈啰執行總裁李開逐表示,哈啰出行已在多地取得相關牌照。

2020年10月29日哈啰出行普惠事業部總經理江濤透露,已于近期啟動新業務“哈啰打車”,正式切入網約車領域,并于10月30日在中山試運營。

至此可以看到上述的三個條件,哈啰都以具備。并且哈啰已經吹響進攻網約車的號角,至于是否會跟花小豬搶奪市場,我們需進一步確認。

先來看看普惠事業部總經理江濤的一段話:哈啰出行是想打造一款真正讓普通市民可以打得起、打得到車的網約車產品。哈啰打車將長期保持行業主流網約車平臺最低傭金的政策,讓利乘客和司機,讓更多年輕人、工薪階層能打的起車,為司機群體增收。

從這里可以看出哈啰出行針對的用戶是年輕人、是工薪階層、是那些嫌打車貴的那群人,打得到一個是針對高峰期的需求太多而打不到,另外一個是三、四線城市,網約車很少而打不得的情況。

而花小豬針對的也是年輕人,也是三四線的人群,兩者用戶重合度極大的相似。所以“螳螂財經”認為隨著哈啰出行網約車的推進,哈啰跟花小豬必有一場惡戰。盡管花小豬目前占領了先機,但是別忘了哈啰是擅長打二三線城市、打差異化的戰爭。之前哈啰自行車就是在摩拜跟ofo二分天下的情況下,采取打入二三線城市的策略,最終成功翻盤。同時公司運營能力和未來的實際需求熱度,也被外界所看好。

所以鹿死誰手,尚未可知。作為用戶,我們享受他們之間競爭所帶來的利益就好。

另外一個對手是自己

隨著花小豬不斷的攻城占地,用戶量激增,同樣暴露了不少的問題,很多可能是日后的隱患所在。

第一,攻城拔寨之余,“三證”問題或有不確定性。

由于跟滴滴使用同一個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許可,其在各地是否合法經營也得到不同的回應。支持的如廈門、紹興、廈門、蕪湖、泉州等監管部門已經認可花小豬與滴滴共用網約車運營資質。但在中山、南京、青島、深圳等面臨著約談或叫停的處理,這些城市認為雖然滴滴表示這是自己的品牌方,但是由于花小豬在進行營業許可注冊的時候,與滴滴是毫無關聯的,所以滴滴出行的網約車運營許可證并不能夠適用在此花小豬上面。(也有聲音說花小豬是滴滴旗下品類,所以花小豬是在滴滴擁有的資質和牌照下運營。)

另外在招募司機的材料里,花小豬并沒有強調司機必須有雙證——網約車運輸證和網約車駕駛證。有媒體借此詢問花小豬客服時,對方表示“目前平臺沒有強制要求”。而根據《網絡預約出租汽車經營管理暫行辦法》規定:

第三十四條 違反本規定,有下列行為之一的,由縣級以上出租汽車行政主管部門責令改正,予以警告,并處以10000元以上30000元以下罰款;構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責任:

(一)未取得經營許可,擅自從事或者變相從事網約車經營活動的;

(二)偽造、變造或者使用偽造、變造、失效的《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運輸證》《網絡預約出租汽車駕駛員證》從事網約車經營活動的。

綜上,面臨網約車運營許可證問題,城市無法快速擴張;面臨網約車運輸證和網約車駕駛證問題,車輛、司機無法快速擴張;所以“三證”問題成為花小豬尋求快速擴展路上需要剔除的絆腳石。

第二,優惠跟體驗能否達到平衡?

據滴滴方數據,花小豬比滴滴便宜10%至15%,再加上目前推廣會有優惠券,就目前來說價格確實比滴滴要便宜一些。但花小豬為了便宜,采取了節約成本的措施,只是這會不會影響用戶體驗呢?像滴滴可以幫用戶墊付車費,花小豬必須在下車前完成支付;然后包括客服的節約,花小豬并沒有足夠的客服對用戶的問題進行到位的解答。(據說,花小豬現在是復用滴滴的安全體系,也有人工客服,只是還是不夠),另外由于花小豬急需大量的車輛跟司機,也存在車況差、司機態度不佳的問題,這些也同樣是花小豬后期所需解決的。

體驗跟實惠能不能達到一個好的平衡點,達到平衡點之后又能實惠多少,這個需要時間的檢驗。并且體驗問題是需要謹慎處理的,因為體驗造成一次大的輿論事件,將會帶來嚴重的后果。

花小豬,真正的對手是誰?

社交平臺存在大量花小豬體驗不佳的問題

第三,能否真正占領下沉市場,便宜可持續的問題。

花小豬目前的實惠,主要還是通過補貼。那么后面在不繼續補貼的情況下,能否繼續實惠,這個還是一個問號。畢竟花小豬作為滴滴一個獨立的品牌,圈用戶、賺錢才是最終的目的,滴滴斷奶也是遲早的事情。如果不能實惠,那么占領下沉市場也將是一句空話,畢竟花小豬爭取的很大一部分用戶是看中實惠來的。

對于持續實惠,花小豬打車總經理孫樞表示未來會通過兩種方式。

其一是將部分推廣費用“讓渡”給用戶,而享受了優惠的用戶則又通過花小豬的不同“玩法”將品牌推薦給了其他新老用戶。換言之,在用戶享受優惠的同時也成為了花小豬的“推廣專員”。

其二便是在產品流程中通過一些微創新降低整體成本,讓利用戶。但其實這些話還是很虛的,因為微創新能帶來多少的成本降低,以及會不會出現給用戶帶來更多不好的體驗,這個誰也不知道。但是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,如果花小豬不能占領下沉市場,那么搶占的將是滴滴本身的市場。據極光大數據顯示,花小豬與滴滴兩個App的用戶重合率達53.3%,花小豬最初大約60—80% 的訂單來自于滴滴本身。這個說明目前花小豬就是搶了一部分滴滴的市場,后面不能持續實惠,將會有一場內戰。這應該是滴滴非常不愿意看到的場景。

花小豬,真正的對手是誰?

2020年1月-5月網約車App用戶活躍規模

拼多多之所以能夾縫中求得生存,靠得是它有真正便宜的東西,至于質量參差不齊另當別論。畢竟鄧小平說過:不管黑貓白貓,能捉老鼠的就是好貓。網約車亦是如此,只有真真正正給大眾帶來實惠的,才能立于不敗之地。

此內容為【螳螂財經】原創,

僅代表個人觀點,未經授權,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,包括轉載、摘編、復制或建立鏡像。

部分圖片來自網絡,且未核實版權歸屬,不作為商業用途,如有侵犯,請作者與我們聯系。

螳螂財經:

?泛財經新媒體。

?微信十萬+曝文《“維密秀”被誰殺死了?》等的創作者;

?重點關注:新商業(含直播、短視頻等大文娛)、新營銷、新消費(含新零售)、上市公司、新金融(含金融科技)、區塊鏈等領域。

鄭重聲明: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,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,多謝。

狼群视频在线观看,韩国无码一区二区三区免费视频,婷婷网色偷偷亚洲男人的天堂甘肃_首页